采取上门服务、以会代训、网络媒体等多种形式

发布时间:2018-06-09 16:13                 来源:未知                 

       

  理清带路劳务合作的用工模式及法律适用制度后,笔者建议劳务合作法律规制制度应在以下三个方面予以构建或完善:

  中国驻秘鲁大使贾桂德上周五宣布,中国远洋运输控股有限公司将在秘鲁太平洋沿岸建设和经营一个价值20亿美元的港口。

  建立人文关怀制度,精细服务暖人心。为了让汉中来通务工人员有宾至如归的感觉,南通建立了统一接站制度,只要有就业人员输送来通,无论工作日还是休息天,无论白天深夜,无论人多人少,都会组织企业派专车专人接站,并举行欢迎仪式。

  目前,世界各国普遍没有放开各自的劳动力市场,即大部分国家都有自己的就业准入制度,很多国家还有对外国劳工的比例或配额限制制度。根据普华永道的统计,一带一路沿线四十多个主要国家中,只有马尔代夫、格鲁吉亚两个国家没有实行外国人就业证件管理制度。

  2017年4月,在通汉两地人社局精心安排下,共同组织召开了南通汉中劳务协作县级对接洽谈会,签订了县际人力资源合作协议,成为江苏首家与对口城市全面建立县际协作帮扶的地区。

  春节前,南通市与汉中略阳县印制宣传资料1.3万份、务工信息1万余份,采取上门服务、以会代训、网络媒体等多种形式广泛宣传。协助略阳电视台来通采访、制作《略阳精准劳务输出、助力脱贫攻坚》专题片,请去年来通务工人员讲述福利待遇和权益保障,用现身说法消除老乡顾虑,节目在各种场合反复播放,效果明显。

  江海明珠网讯(记者 韩铭 通讯员 张青) 南通、汉中两地相距1580多公里。近年来,两市人社部门积极响应国家东西部对口协作扶贫战略,携手加快资源优势互补对接,建立完善劳务协作机制,提高劳务输出组织化程度,精准施策、精准发力,在帮助汉中贫困人口实现就业脱贫、就业富民增收方面等取得了明显成效。

  需要说明的是,在国际间的劳务活动中,非法的劳务合作形式也是一种普遍的客观存在。在中国,这类非法的劳务人员与雇主之间建立的关系通常被认定为雇佣关系或劳务关系。本文研究的对象是国际间合法的劳务合作行为,故不涉及非法的劳务合作活动。

  [4]鉴于各国法律制度的差异和研究范围限制,本文仅从国内法和冲突法的角度对带路劳务合作的法律适用问题进行论述。

  由于对外国人在中国劳务合作关系在适用法律的问题上存在分歧,导致实践中经常出现观点或方向不同的判例,损害了法制的权威性,也难以发挥出法律应有的指引功能。

  该港口位置将在秘鲁首都利马以北58公里(36英里)的一个名为Chancay 钱凯城镇,此前该港归属秘鲁矿商Volcan所有。

  今年年初,南通人社局还制订下发了《关于进一步做好南通-汉中劳务协作工作的通知》,明确加大与汉中深度贫困地区开展劳务协作活动的力度与频次。

  据南通劳动就业管理中心主任沈志和介绍:2017年以来,通汉两地已开展“订单定向”培训6期749人,输送到南通企业上岗260人。南通人社局近期又出台了《关于做好南通-汉中订单式就业培训工作的通知》,优选了36家企业与汉中合作开展订单式就业培训,帮助汉中劳动力实现培训上岗、无缝对接。

  综上分析,带路劳务合作中,有关标准劳动关系,无论是对内的劳务合作关系,还是对外的劳务合作关系,原则上都适用中国法律,即单边适用;对于非标准劳动关系,原则上适用劳务派出国法律,但是也会涉及到需要适用用工项目所在国家或地区的法律问题,即双边适用;对于非劳动关系,因不直接涉及劳动者权益保护问题,可以由当事人协议选择所适用的法律,没有协议或约定不明适用最密切联系地法律,即协议适用。

  自南通与汉中确定对口协作扶贫关系以来,两地人社部门始终把对口协作扶贫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加强交流互访、深度沟通、形成共识,多领域建立合作关系、签约合作项目,全方位开展扶贫对接协作。

  去年11月,日本医疗护理行业也开始招收技能实习生。宫崎县延冈市的“Maple welfare service”公司今年夏天招收了两位中国女性为实习生,这也是日本首次接收医疗护理行业的实习生。

  早在2016年12月,南通市人社局就组队主动前往汉中市人社局开展劳务协作前期对接,商讨劳务协作意向,签订劳务合作协议,达成“精细化服务、精准化对接”的劳务协作共识,在全省率先拉开了两地就业协作扶贫的序幕。

  搭建供需对接平台,精心组织见实效。本着“好中选优”的原则,南通实地考察并选出诚信规范、薪资待遇高、生产条件好、生活环境优的企业赴汉中开展招聘活动,同时指导企业腾出一些辅助性岗位,放宽招工条件,帮助部分年龄偏大、无操作技能的贫困人员实现就业;汉中负责招聘后的体检,将合格人员统一护送来通,并实行免体检费、免交通费、补差旅费的“两免一补”政策。

  两地人社局还牵头联系南通工贸技师学院、南通职业大学、江苏工程职业技术学院赴汉中考察,并与汉中教育部门进行商谈,将与当地相关职业院校合作办学,为汉中贫困家庭孩子进行免费培训,培养一批新型职业技能人才。

  标准劳动关系的法律主体仅限于用人单位与劳动者,两者之间具有较强的从属性,完全受劳动法调整。在中国,《劳动合同法》主要调整的就是标准劳动关系,用人单位与劳动者需要签署书面的劳动合同。目前,我国对外承包工程外派人员可以纳入到标准劳动关系中予以规范,而与境内用人单位签署劳动合同并办理就业证的外国人、持有《外国专家证》的外国人同样可以纳入到标准劳动关系中予以规范。

  笔者以为,从法律关系的性质上看,按照学界比较认可的三元结构分析思路,当前带路劳务合作行为可以概括为以下三种模式[3]:

  2017年以来,两地人社部门以“推送一岗、就业一人、脱贫一户”为目标,积极帮助有就业意愿的劳动者来通就业。

  考虑到部分人员第一次走出家门,初来乍到不适应,南通对汉中籍来通务工人员实行兜底安置:凡应聘后不适应或不满意岗位的务工人员,人社部门负责安置调剂到其他企业就业,直到满意为止。同时,做好汉中来通务工人员的定期跟踪回访工作,与企业保持密切联系,从饮食、住宿、业余生活等多方面关怀汉中籍员工,尽量满足他们的合理需求,向贫困人员免费赠送被褥、毛巾、牙刷等生活必需品,使他们能够安心的工作,舒心的生活。

  非标准劳动关系尽管本质上也具有标准劳动关系的从属性特征,但这种从属性相对较弱或者劳动关系主体产生分化或异化,其中,劳务派遣等三角用工是非标准劳动关系的主要形式。此类用工涉及的法律主体不再局限于单一的用人单位,还涉及到其他关联公司、分支机构或第三方主体,而劳动者的身份也多样化,亦不再局限于同一劳动者同时、同地为同一雇主服务。在内容上,非标准劳动关系也更为复杂、多样、多变,具有较强的灵活性。此类关系尽管主要受劳动法调整,但很多情况下也会受到民法、行政法等部门法的规范。

  为提升汉中贫困劳动力就业的能力和水平,两地人社部门按照相关企业岗位技能需求,采取“理论+实践”“课堂+操作”的方式,有针对性地开展上岗技能培训,确保每个人都能掌握一种技能,为脱贫致富增添后劲。

  在我国,对内劳务合作中,除了对外国人就业资格的限制之外,我们还限制外国人通过劳务派遣的形式进入中国境内的用人单位工作。对外劳务合作中,我国要求对外劳务合作企业必须具备特定的资格才能从事对外劳务合作业务[5],其中600万实缴注册资本金远高于《劳动合同法》对劳务派遣企业规定的200万注册资本金的要求。

  人民网东京6月8日电 据日本《西日本新闻》报道,在5日发布的经济财政运营基本方针中,日本提出将着力扩大外籍劳工人数。

  [5]《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第六条 申请对外劳务合作经营资格,应当具备下列条件:

  定期采集岗位信息,精准推送全覆盖。南通就业管理部门根据本地用人单位需要,结合汉中人力资源特点和就业需求,分类推送就业岗位和培训信息;汉中组织力量广泛宣传发动,利用网站、微信、手机短信、宣传手册等方式,将信息送到乡镇、村及贫困户家中,确保信息送达无死角。

  此外,还牵线南通企业成功实现产业项目转移落地,在汉中地区共建成12个社区扶贫工厂,安置1300多名劳动力实现就近、就地就业,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近300人。

  在日本九州地区,很多缺乏劳动力的工作都主要是由外国人来完成,技能实习生和打工留学生中也存在着许多问题。

  笔者以为,上述对劳务合作的准入限制阻碍了人才或劳动力的市场流动,并不利于一带一路战略的推进实施。因此,笔者建议,在充分考虑各国国情的基础上,各国应逐步弱化国家管制,放宽准入制度限制。我国作为一带一路的发起国、倡导国,可以先行先试,按照促进劳动力资源跨境自由流动与合作共享原则,积极推进跨境劳动力市场一体化建设,打破阻碍劳动力生产要素跨境流动的边界屏障效应及体制机制障碍,特别是在对外劳务合作企业设立和运营等方面予以放开,建立健全的跨境劳动力人才市场及法律体系。

  2017年以来,南通先后组织146家企业赴汉中开展招聘活动52场次,提供就业岗位24794个,达成就业意向4292人。汉中集中组织输送1450人来通就业,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607人。

  如上分析,我国法律政策对涉外劳务合作形式主要是从行政管理的思路来分类的,但这并不能反映法律关系的本质,当然也无法对其法律适用问题作出清晰的界定,进而也无法有效地规制带路劳务合作活动。

  [6]最高人民法院民四庭负责人就《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答记者问。

  春节刚过,两地就在略阳县体育馆精心组织了南通企业专场招聘活动。由于前期宣传发动到位、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A爱彩平台】:活动组织有序,当场达成就业意向1100多人,此后又迅速组织体检,由略阳人社局派专人分批护送620名务工人员到通。其中,规模最大的一次共租用12辆大巴,历时30多小时将531人送至南通,赢得社会各界的称赞。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