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

发布时间:2018-08-27 04:25                 来源:未知                 

       

  据陈先勇介绍,办案法官在审理中发现,此类案件受损害者多为来自农村不发达地区的青壮年男性,是家中的顶梁柱。务工人员在劳务工作中受害,家庭收入骤减,高额的医疗费用使原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困难。由于文化程度不高,自我保护意识弱,往往用工没有书面合同,事故发生后劳务双方极难就赔偿问题达成一致意见,致使矛盾激化。同时,个人间劳务关系一般不签订书面合同,多为口头约定工作时间、内容、劳务费,有的甚至连口头约定都不具备,一些提供劳务者仅仅是经亲戚、朋友介绍提供劳务。为此,受损害者很难有证据证明与接受劳务方存在雇佣关系,且接受劳务方通常会否认双方存在劳务关系。受损害者的举证不利以及接受劳务方的否认造成对事实认定的障碍。

  法院审理后认为,周某作为雇主未提供安全的工作条件,亦未采取安全防护措施,应对靳某在提供劳务过程中造成的人身损害承担赔偿责任。靳某在施工中未尽安全注意义务,对自身损害存在过错,承担20%的责任。马某、周某无高处作业资质,未配备安全生产设备。刁某选任马某承揽粉刷工作,马某选任周某承揽粉刷工作,对靳某的人身损害具有选任过失,应各承担10%的赔偿责任。故靳某各项的合理损失周某承担60%的赔偿责任,刁某承担10%的赔偿责任,马某承担10%的赔偿责任。刁某、马某各赔偿靳某1.8万余元,周某赔偿靳某11万余元。

  陈先勇说,此类案件一般发生原因为高空坠物致死致伤或者受害人以建筑物上坠落致死致伤,一般损害后果非常严重,非死即伤。2010年7月1日施行的《侵权责任法》的规定,个人之间形成劳务关系,提供劳务一方因劳务自己受到损害的,根据双方各自的过错承担相应的责任。为此,提供劳务方在归责原则上,由无过错责任原则变更为过错责任原则。因受损害方未尽到谨慎注意义务,该院作出的判决受损害方往往自行承担10%-30%的赔偿责任。而此类案件的被告大都是农民或城镇居民以及没有相应资质和资金保障的私人施工队和个体工匠,自身经济状况不好、抵御安全事故风险能力差,往往在法律文书生效后不能履行或不能完全履行义务。受损害方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后,执行到位率不高。

  法院在调解阶段告知李某,张某所取得商业人身险的赔偿金不得扣除。此案最终调解,李某当庭向张某支付了各项赔偿金。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为他人提供劳务已经成为十分普遍的现象,特别是农村经济发展,村民雇佣他人建房,施工人员由于施工队没有相应资质和安全生产条件在施工中受伤甚至死亡的案件增多。处理好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关乎社会稳定,关乎家庭的生活幸福。

  审理此案的法官说,因个人间劳务关系一般不签订书面合同,多为口头协议,管理也较随意松散,对于提供劳务方来说,很难有直接证据证实与接受劳务方存在劳务关系。受损害方应在提供劳务时收集相关证据。根据相关的法律规定,承揽人在完成工作过程中对第三人造成损害或者造成自身损害的,定作人不承担赔偿责任。但定作人对定作、指示或者选任有过失的,应当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因此接受劳务方在选择用工时要尽到谨慎的义务。

  靳某受伤后住院治疗,经鉴定其损伤构成一处八级伤残、一处十级伤残。靳某随后到米东区法院起诉,要求三被告赔偿医疗费等损失19万余元。

  数据显示,2015年1月至2017年12月,乌市米东区法院受理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155件,调撤71件,占案件总数的45.81%。2018年1月至5月共计收案18件,案件数量的减少表明劳务双方加强自我保护意识。

  审理此案的法官说,提供劳务者在提供劳务过程中投保的商业人身险,当发生人身损害时,商业保险赔偿金给付的依据是双方存在保险合同关系且发生保险事故,而提供劳务者在提供劳务过程中发生人身损害向接受劳务者索赔系基于侵权法律关系。我国的法律不禁止保险合同的受益人另行基于侵权损害赔偿法律关系获取赔偿。

  2014年5月,被告刁某将粉刷二层别墅外墙、平整院落等工作以口头约定的形式交由被告马某承揽。被告马某又以口头约定的形式将上述工作交由被告周某承揽。被告周某雇佣了包括原告靳某在内的几名工人完成上述工作。原告靳某在粉刷外墙过程中从二层掉落地面摔伤。

  陈先勇呼吁,提供劳务者一方应收集被雇佣的证据,并加强自我保护和安全防范意识。提供劳务者首先明确接受劳务者的基本信息,包括姓名、身份、家庭住址等,并尽量与其签订书面合同,明确约定工作时间、地点、报酬、内容以及安全保障。其次应在提供劳务之前了解所从事工作的特点和可能产生的风险,做好自我保护措施。最后,在提供劳务时对发现的安全隐患应当提出建议,学会拒绝无视安全规范要求的野蛮施工;接受劳务者应提高风险防范的意识,应谨慎的选择用工途径,尽量通过劳务派遣公司、中介服务公司使用雇工,必要时可购买保险防范风险,分担损失。确需直接雇工的,接受劳务者应评估提供劳务者能否胜任工作岗位,相关安全保障措施是否到位。绝不能为了节约成本忽视用工风险。一旦发生事故,及时救助,理性应对,避免因伤情恶化后,造成更大的损失。

  “提供劳务者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中,受损害者多为来自农村不发达地区的青壮年男性,受损害者举证难度大,往往人身损害后果严重,接受劳务方赔偿能力较差。”在今天(8月14日)上午新疆乌鲁木齐市米东区法院召开的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该院新闻发言人陈先勇分析说。

  米东区法院铁厂沟镇法庭副庭长刘春雷曾审理过多起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他告诉记者:“建筑施工领域受损害者索赔案件数量多,索赔难度大。因为,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受损害者多在从事装卸、搬运等体力劳务工作中,特别是在自建房施工领域,更是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的多发区。秒速时时彩计划:目前,自建房施工领域存在建设方将工程承包给没有相应资质的企业或个人,还存在违法转包、层层转包、非法分包等现象,提供劳务方往往无法举证雇主是哪一方,并且事发后难以固定损害时间、地点。在这种情形下,受损害方往往采取将建设方、承包方、转包方、分包方等作为被告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赔偿。法律关系复杂,责任主体多元化,加大了索赔的难度。”

  乌市米东区法院当天还同时发布了几起典型的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案件。

  刘春雷则建议,相关行政主管部门要加强对个人用工的管理及规范。相关行政主管部门应细化行业监管,加大监察力度,定期开展安全检查、安全教育,制定和采用个人用工规范合同文本,大力发展劳务派遣公司,引导规范化社会用工。结合实际情况,加大对自建房施工人员的技术技能培训,规范自建房市场有序健康发展。

  乌市米东区法院及派出法庭针对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开展了巡回法庭、法律课堂一系列形式多样的普法宣传活动。通过普法宣传,提升辖区群众的法律意识。深化多元化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解决机制,实现案件繁简分流,简单案件快调速审,联动化解,复杂案件精细化审判。

  2016年6月,被告李某雇佣原告张某从事货物运输,张某在货物运输中受伤,要求李某赔偿各项损失1万余元。

  在审理过程中,李某称张某投保商业人身险,并且从保险公司处报销医疗费,应从诉讼标的中扣除。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