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务派遣钻空子 企业月省20万(图

发布时间:2018-10-14 03:55                 来源:未知                 

       

  全国劳务派遣人员总数已达6000多万,部分央企甚至有超过2/3的员工属劳务派遣!全国总工会一份最新的《国内劳务派遣调研报告》,又将劳务派遣这种用工形式推到了风口浪尖。

  明明在A单位工作,工作内容等与其他员工无异,劳动关系却在B单位,原来是被派遣过来的这种使劳动关系大为复杂化的所谓“劳务派遣”,近几年为什么会超常发展?容易造成哪些劳动纠纷?记者近日进行了详细调查,揭出滥用劳务派遣的问题。

  与其他许多地方一样,广州劳务派遣工有多少,目前未见有权威统计,但一些企业热衷使用劳务派遣,却已是公开的秘密。据劳动部门近期检查,广州有一家规模较大的世界500强企业的子公司,正式员工1100多名,劳务派遣工就达900多名。此外,在银行、通讯等人们心目中的白领行业,劳务派遣情况比较突出。

  在广州东部一个大型工业区,经营劳务派遣多年的李先生告诉羊城晚报记者,里面的很多工厂都在用劳务派遣工,但“国外的劳务派遣还讲点技术含量,这里基本就是为了省钱”、“通过劳务派遣钻社保空子,有的企业一个月就能省20多万元,吃亏的是员工”……

  “还在凭良心做正规劳务派遣”的李先生向记者讲述了很多企业将劳务派遣“用到足”的手法:

  上海人民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是中国电气制造十大领军企业之一,拥有全资(国内)上市公司1家,其他全资及控股成员企业21家。目前,公司位列上海市百强民营企业综合实力排行第2名(制造加工业第1名),并在全国工商联、上规模民营企业调研排序中名列“营业收入总额”第26位。

  【中公金融人网_人民银行招聘考试】提示:2019中国人民银行招聘网申开始了,仅有9天时间,但是目前已经仅剩7天时间,那么网申过后紧接着就就是笔试了,笔试的线月份就开始笔试了,所以目前的情况就是你需要赶紧准备了。

  除非装操舵罗经或陀螺罗经,否则须携带可与标准磁罗经互换的备用磁罗经。

  手法一:异地买社保。这是最常见的。如有一家制造企业,劳务派遣工约有1000人,若按广州标准参保一名员工每月最低企业要出330元左右,由劳务派遣机构运作后,在粤北某市参保只需120多元,这样一个月就能省下20多万元。

  手法二:巧立名目收费。如有一家大企业订单多,一些想多赚钱的劳务工都想进去。这时企业不直接招聘,而是指定某劳务派遣机构招聘,秒速时时彩-秒速时时彩开奖网站>>【A爱彩平台】:再收取求职者400多元的“入职费”。劳务工顺利进厂,便不会追究收费是否合理。

  劳力无忧为求职者提供一对一的专业化服务,采用CBAF先进运营模式,把#线下相结合结合,独创研发#saas系统,线下建立城市服务中心-就业服务站点,为蓝领人群提供涵盖就业、保险、金融、培训、生活消费等各方面的服务,目标为蓝领打造360度就业生态圈。劳力无忧为求职者提供一对一的专业化服务,采用CBAF先进运营模式,把#线下相结合结合,独创研发#saas系统,线下建立城市服务中心-就业服务站点,为蓝领人群提供涵盖就业、保险、金融、培训、生活消费等各方面的服务,目标为蓝领打造360度就业生态圈。

  手法三:组织使用“学生工”。部分行业存在“用工荒”,一些企业通过劳务派遣机构与某些学校挂上钩,以实习为名组织“学生工”。企业既解决了用工问题,成本也降低了。

  手法四:压榨劳务派遣机构。有的大企业利用强势地位,想方设法向劳务派遣机构转嫁成本,如要求先垫支一个月工资。有些劳务派遣机构为抢生意只好接受,然后再想办法从劳动者身上捞回来。

  军队文职人员是军队建设的一支不可或缺的力量,必将在军队现代化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中,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欢迎加入

  银行、通讯等“白领行业”似乎并不缺钱,为何也大量用劳务派遣呢?

  [2007表面处理行业十佳复选投票火热进行中 ....][十佳速递]

  李先生说,这首先是与工资总额有关。一些国企工资总额一般要层层报批,但业务发展又需要大量人手,在无法突破工资总额的情况下,就大量使用劳务派遣工以解决用工指标问题。

  报道称,到目前为止,实际施加的关税还主要集中在工业产品上,但特朗普可能希望打击更多以消费者为中心的产品,特别是考虑到目前贸易战针锋相对的局面。

  “还有一种新趋势是,有些企业更多出于收入分配的考虑。”李先生告诉记者,有些企业明明工资总额够用,但为了提高编内职工的工资待遇,也大量使用劳务派遣工。劳务派遣工待遇较低,还可列入成本,编内职工特别是领导层的福利待遇就上去了。很多劳务派遣员工为了保住岗位,并想“好好表现”转为正式工,只好忍气吞声。李先生说,部分大型国企劳务派遣工比例很高,有的甚至达70%。

  作为被派遣劳动者,其切身感受如何?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3位不同行业的劳务派遣员工,且听他们的说法

  我从2002年起,就一直在一家大型交通运输企业工作,当时是临时工。第二年,我被要求与一家劳务机构签订合同,说主要是将用工管理和买社保等放到这家机构。多年来工作没有变,现在差不多10年,要求同企业签订无固定期限合同,企业却说我是劳务派遣过来的,不存在签合同问题。我觉得莫明其妙,有一种被“卖猪仔”的感觉。我想不通,既然一直为这家企业工作,凭什么不能签长期合同?现在我已申请劳动仲裁,要求确认劳务派遣无效,还要补偿我多年没同工同酬的损失。

  我现在工作的单位是一家通讯国企,进来有两个渠道,一个是毕业直接被招进来成为正式工,另一个是由劳务派遣机构派进来。我在人才市场求职时,正好看到劳务派遣机构招工,经过一定手续就进来了。做的是后勤支撑方面的工作,很多正式工也在做。公司的管理很规范,培训、工作安排等方面感觉不到区别,薪酬大家保密不知道是否有区别。最大的区别可能是派遣员工不能竞争一些核心管理岗位,发展会遇到“天花板”。

  备件的配备除了考虑该设备是否安全关键设备外,还需要考虑设备或系统的单一性或者是否冗余系统。所有系统、子系统、设备和组件,如果出现单点故障,可能导致危险情况的发生和/或升级。各个公司在其SMS安全管理体系中都须定义和列出安全关键设备,某公司的关键性设备如下:

  我是湖北人,去年进入劳务公司,派到一家电路板厂工作。这家厂有2000人,正式工只有三四百人,其他都是几个不同的劳务公司派过来的。正式工基本都是领班这样的管理人员,工厂给他们买广州的社保。而我们这些派遣工买的是清远的社保。开头大家不知道,知道也没办法。对我们打工的来说,还是想多赚点钱,是不是劳务派遣也没多在意。

  调查显示,中等规模公司的人力资源团队会将其几乎一半的时间(45%)花费在以下几项活动上:与薪酬相关的活动(18%)、人力资源管理(14%)及福利管理(13%)。那些将大把时间花费在行政管理任务上的人力资源团队,很显然在引领其组织机构向前发展方面是不会担当起战略性角色的,他们需要将精力集中在那些帮助组织机构实现其核心业务目标的活动上。

  德国铁路货物运输部门主管多尔认为,这是中德和中欧贸易繁荣的标志。自2016年以来,中国已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去年两国贸易达1870亿欧元,且这一趋势还在上升。

  ·热烈祝贺深圳天泽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十五周年(4.18 15:30)

  广东省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院长林景青坦言,近年因劳务派遣问题申请劳动争议仲裁的数量和比例都在增加,引起争议比较多的是三方面:

  一是转换合同造成争议。2008年《劳动合同法》实施前后,一些企业出于对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误解,将大量职工的劳动合同转到劳务派遣公司去签订。但到这几年,越来越多员工达到10年要签订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年限。这时,很多劳动者认为受骗上当,产生劳动纠纷。

  中公金融人提示各位考生,网申还是有很多技巧的,所以大家真心想要考人行的话,一定要好好准备了。更多可以关注我们中公金融人官网,加一下备考交流备考君羊,获取备考籽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二是同工不同酬问题多。很多企业不敢大幅降低原职工转为劳务派遣工的待遇,但对新招进的劳务派遣工,同工不同酬的问题突出。如相同或相似的工作岗位和工作业绩,正式员工与劳务派遣工收入差了一大截,编内职工有年终奖、住房补贴、旅游津贴等,而劳务派遣工则没有或者两者相差悬殊。劳务派遣工怕丢饭碗平时不敢声张,但一旦终止关系或发生争议,这些问题就成为职工要求补偿的主要诉求之一。

  三是异地参保和选择性参保现象突出。一些用人单位为了降低用工成本,利用外地劳务派遣机构参保,或选择性地给劳务派遣工只参加1至2个险种。劳务派遣工一般年纪尚轻,养老保险待遇的矛盾尚不突出,但工伤待遇的争议则时有发生。可以想象,将来这些职工踏入退休年龄时,必然涉及养老待遇问题,劳动纠纷隐患相当大。

  声明: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中国港口网”“”的所有文字、图片等作品,版权均属中国港口网所有,转载必究。若转载使用,须同时注明稿件来源和作者信息,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林景青表示,《劳动合同法》对劳务派遣有专门的规定,但主要是原则性的,操作性不强,实践中遇到很多新的挑战。比如法律规定劳务派遣只能在临时性、替代性、辅助性的岗位上实施,但法律法规对“三性”岗位至今也没有明确界定,很多企业就利用了这一点。此外,在劳务派遣机构准入门槛方面,法律规定注册资本50万元以上就可以,不需要前置审批和备案。准入门槛比较低,职能部门也难以对劳务派遣进行全面监管,一定程度上造成其过快过滥发展。

  学位、专业、毕业院校、毕业时间:与所填“报考学历”相对应的内容。

  加快规范劳动派遣用工,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共识。

  “当前劳务派遣主要问题是过多过滥。”劳动法专家、广州金鹏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步林认为,在市场存在较大需求的情况下,劳务派遣总比那些“打工游击队”好。问题是目前很多不规范的劳务派遣成为企业钻空子的手法,同时使劳动关系复杂化。比如一名员工进入A地派遣机构,被派遣到B地公司并参保,又到C地上岗,一旦发生工伤就很难认定和处理。因此,应防止其变成主要的用工形式。

  中山大学劳动法专家黄巧燕指出,《劳动合同法》实施3年多了,对劳务派遣过于原则性的规定,根本无力遏制劳务派遣用工的泛滥发展。而由于多种原因,很多劳务派遣工还未意识到正当权益受到侵害,这给将来争议多发埋下极大隐患。拖得越久,问题堆积会越多,相关细则出台已刻不容缓,不能再“难产”了!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