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箱数万件海淘包裹搁浅 邮局海关谁来管

发布时间:2018-09-15 21:19                 来源:未知                 

       

  “去年10月15日就从日本寄出,到今天还没收到?!”市民施先生日前向本报反映,一个包裹离开日本后,物流追踪信息就再也没有更新过。

  无独有偶,马上要做妈妈的网友“丸子东东”告诉记者,自己去年10月份给即将出生的孩子“海淘”了日本的奶瓶,直到昨天仍旧杳无音讯。无奈之下,她给日本邮局发去了电子邮件,得到回复称当地已于2014年10月15日发出海运包裹,早在10月27日就已送达上海港口,如此算来,她的奶瓶已被晾在“海边”近3个月。此后,她多次登陆EMS的手机App查询或致电上海邮政,得到的回复却是“包裹未到中国,请联系寄件方”。她表示,网上和她有相似遭遇的收件人估计不少于7万名。

  近日有消息称,上海口岸的数百个进口海运集装箱在港区长期滞留,是因为上海海关对2014年10月23日之后发运至上海口岸的海运集装箱邮件监管方式进行了调整,期间暂停办理相关邮件清关手续所致。上海海关昨天在给予本报的回应中称,上海海关始终按照海关总署2010年第43号公告规定对进出境邮件实施监管,近期未曾改变过海运邮件的监管模式。

  记者昨天向港口方面和上海海关了解到,2014年第四季度的确有301个进口海运集装箱曾滞留在上海口岸,目前仍滞留口岸的有287箱,主要来自日本等国家。这批集装箱滞留是因为相关邮政企业迟迟未提货所致,和邮件监管模式改变没有任何关系,近期相关模式也从未发生过改变。记者查看海关放行记录,发现2014年12月15日,上海海关已收到邮政企业对301箱滞留港区邮件的整箱放行申请,并完成了整箱放行手续。随后,邮政企业将其中14箱邮件提离港区,剩余287箱至今未提取。这些邮件因此无法到上海邮政国际邮件处理中心进行拆包、分拣、封发,海关等监管部门就无法驻场进行检查,收件人也就无法收到。

  为何晾着287箱海运邮件不提取?“是因为干得多,赚得少。”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随着海淘、跨境电商的兴起,从上海口岸入境的海运邮递包裹量不断激增,导致地方邮政应接不暇。2014年前9个月,上海口岸国际进口包裹量为119万件,比2013年同期增长70.7%。与此同时,进口国际邮件往往在邮政总局结算,EMS无法从中获得较大利益,影响了其积极性。

  这种情况在“双十一”网购高峰过后就已露端倪。2014年11月19日,有近九成网购包裹还躺在货站或处理中心,EMS的工作人员为了不让“包裹迟发”影响自己的绩效考核,会先扫描包裹条形码让包裹对外状态显示为“待检”、“海关放行”等,然后就放在一边,甚至忘记了后续的分发,令消费者产生困扰,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海关的压力。

  上海海关表示,将高度关注邮件积压情况,积极配合邮政企业尽快寻求解决方案,并通过加派人手、加班加点等方式支持邮政企业尽快处理积压邮件。上海海关承诺,将在3个工作日内完成相关清关手续,前提是邮政企业及时将邮件送至海关查验。

  由于迟迟收不到包裹,施先生委托当初邮寄包裹的朋友,在日本当地邮局进行了查询。对方回复,包裹早在去年10月27日就通过船运,抵达了上海港口。但施先生随后拨打上海邮政的服务热线核实,对方却坚持称包裹仍未抵达中国。包裹处于“失联”状态,令人不安。上周五,微博上的一则传言让他坐不住了。传言称,上海邮政拖欠港区数百万的仓储费用,导致287个日本海运集装箱被扣滞留,其中的包裹涉及74757名收件人,而这才是市民迟迟不能收到日本包裹的原因。

  记者联系了负责上海地区邮件承运的上海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运营部门一位负责人承认,确有两个多月的日本海运邮件目前滞留港口堆场,但原因并非如网上传言所说。这位负责人称,去年10月起,日本发往中国的海运件数量大幅增长,几乎达到平时的一倍。其中,一部分来自于市民的“海淘”件,另一部分是因为海关加强快件的监管后,一部分邮件转而使用海运方式邮寄。在邮件量剧增的情况下,海关认为其中可能夹杂大量商业贸易性质的邮件,提出要对海运集装箱的监管方式进行调研和调整,随后暂停了去年10月至11月底的海运集装箱的清关。由于迟迟得不到海关的提取许可,这些集装箱全部积压在了港口堆场,并产生了800余万元的滞港仓储费。

  上海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表示,秒速时时彩计划:海运邮件是邮政的基础业务,承运本无利润。800余万元的滞港仓储费由哪方来支付,也成了难题。

  记者从上海邮政速递物流有限公司了解到,邮政速递物流承诺将协调港口等部门,减免滞港仓储费,近期将延误的邮件处理完毕。

[关闭窗口]